最近一年的政治立场变化,真的太大了,我觉得变成了一个温和的民族主义者(民族主义是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我是了。

为什么会成为这样,有几个事情。

第一件事儿,是新冠肺炎,尽管我如此地抵触全民从严防控,但是能如此快的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真的十分不容易,我敬佩体制内的网格员和社区工作者,也敬佩整个国家从政府到国民的决心。

作为一个在中国境内安全自由穿行跑毒成功的人,我感激这片土壤上的安全,安全和安心才能让我无忧无虑的周末游,才能让我无忧无虑地去三亚,这是这个机制给我的便利,于是我应该闭嘴。

第二件事儿,是创业之后,真的意识到自己的公司,我自己,与这个国家的血脉相连。

我交的税、我公司的税、员工的五险一金,都是实打实的在支撑城市、国家的安全、健康运行。

而我自己,也因为公司、因为家人,无法「跑路」,我在这里,我就实实在在地和这片土地绑定,羁绊太深,哪怕跑路,也有中国人这片皮肤、这片文化,这片胃口,你跑不了的。

从出生开始就血脉相连,然后有了更多资产、有了更多贡献之后更加血脉相连。

你可以说自己变得有钱之后,需要追求资产和人身的最优解,可是你还是中国人,无论何时何地,你改变不了。

第三件事儿,是认识到了整个世界,就是一个巨大的存量。

存量蛋糕是有限的,民族与民族之间的竞争、国与国之间的角力,也许不以政治正确的国际原则为转移,而是实打实的利益对抗。

战争和对抗,才是有限蛋糕环境下的基础必然,结合第二点,美国更不可能是中国人的灯塔了……蛋糕就是要被抢来抢去的。

中国人和中国绑在一起,美国人和美国绑在一起,全球主义在存量扩大的时候有用,而在抢夺存量的时候,竞争和对抗是非常赤裸裸的。

对美国没有幻想,不是灯塔,元首的更替,不会影响利益的争夺。

第四件事儿,是我的母亲告诉我的。

妈妈作为一个小镇基层的社保工作者,完整了经历了全民医疗保险的普及,以及乡镇职工以及城市居民的社会保障制度的普及。

我们小镇之前的老人,无论多老,都要去市场卖菜的,因为子女没有办法稳定给出赡养费,只能依靠自己,现在,至少每个人还能每个月有温饱费。

社会保障制度的普及,就是这 10 年的事情,10 年以来,中国上万的类似我家的小镇,发生了天翻地覆的从基础设施到基础社会保障制度的变化。

着眼于习说的话,就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不断追求,就是党和政府的奋进方向。

那么,在此间的我,可以做什么、能够做什么。去纳税、去缴纳五险一金、去创造更多的就业、去愤怒和打破更多的这个社会上令人恶心的事情。

于是我前所未有的既摇摆、又温和地和自己的政治立场和解,没有永远的温柔乡,在此地,就必须躬身入局地推进共同利益体的发展。

无法逃脱中国这个烙印,那就让中国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好。

这是一种和解吗?还是一种认知失调,还是要继续选择不妥协不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