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刘思毅的第 61篇原创,持续日更,做最懂流量的创业者。不好意思,今天要夹带私货。我昨天晚上忍着眼泪看完苟晶的报道文章,真的是全文阅读眼泪,遥远的山东和四川毫无关系。可是作为一个通过高考,改变自己命运的同学,不能不感同身受。从来没有详细在文章中分享和记录过我的成长过程,我时常和 Debbie 他们说,我是真正的小镇青年。我出生在四川的一个小镇,叫做文宫镇,交通便利,离成都市只有 20min 的最短车程,到成都市中心也只需要 1h 车程。但是就这 1h 的车程,教育水平和经济发展天差地别。四川省的教育,第一是成都,成都的极限是四七九和实验外国语之类的,走精英主义的精品路线;第二是绵阳,绵阳的极限是绵阳中学、南山中学、东辰中学等,走大量筛选、精细方法论的人海战术。我的小学和初中都在我们的小镇上,在高中的时候我去跨市报考了成都和绵阳的自主招生考试。那些年绵阳中学门槛尚未有那么高,不幸被四七九残忍收取 10万择校费,家里没这么多预算就拒绝了,然后幸运地被绵阳中学正常学费录取了。15 岁的时候去绵阳中学,我清楚地看得到教育水平地差距带来地学生素质差距。我在第一节英语课就因为把 job 读错,以及奇奇怪怪的口语被善意地哄堂大笑哈哈哈。绵阳中学每年输出北大清华 40-50个,一本率 50%以上。遥望我的故乡文宫镇高中,每年输出一本 3-5 个,一本率千分之几。成都的四七九就更不用说了,一本率可能可以到 70%- 80%。因为绵阳中学的培养,因为高考的制度,因为高考分数之后的北大锁定邀请。我被调剂到了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非常幸运地在北大呆了 4 年,拿到了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认识了一群不算志同道合但是足够强的同龄人。我之后的经历,北大毕业、北京工作、北京创业、搬迁杭州,这些都有一个故事的起点,就是我的被教育之路。而我的被教育之路走得如此顺畅,这些都受益于高考制度。高考之前,我去了四川最好的普适性最强的高中,接受人海战术的做题方法论培训;高考之后,我去了全国优秀同龄人最密集的地方,去见天地和世界。然后突然有新闻告诉我,在山东,居然有一个人,不,还不止一个人,平时成绩就很牛逼,然后高考突然落榜。而且不是一次,是两次复读落榜,而且是名落孙山,不是发挥失常,是名落孙山之后,无法上好的大学,然后走上了崎岖不平的完全不一样的道路。愤怒至极之外,感到无力、感到庆幸、感到悲哀,然后真实地流泪。作为一个小镇青年,我对教育改变人生这件事儿感同身受,本身也是亲历者。正因为自己是这个制度的受益者,我理所应当地对每一位后来人、小表亲的长辈们说,要读书,无论如何让孩子多读一些书。然后你告诉我,读书可能也是没有用的,因为有一群体制内 KOL,看中你的名位和成绩,可以就这样突然顶替。然后只需要简单道歉,然后就代替你走上了原来本该你去上的大学,本该你去见到的世界。老子都他妈三观崩塌了好吗……以及,我十分想吐槽苟晶的同学们,妈的一个一个的小市民犬儒。在我年轻的时候,我不懂得钱理群说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是什么,我以为作为受益者的北大学生,要是不报效国家去体制内可能都算是吧。于是我自己因为在意现金,选择去了体制外的创业公司,去了的 VC,去了私营的大公司,然后自己创业。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者,然后真实建议我的每一位师弟师妹都别去体制内。但当我读到苟晶的同学看到苟晶在杭州混到人模狗样的时候,说,「原来以为你回农村了,原来混得还不错」的时候,我终于知道钱理群他妈的说的是谁了,一群无动于衷、保护自己门前饼干的所谓傻逼「中产」们……(还是他妈的所谓的中产,实则穷逼的一群人)。说他们「何不食肉糜」完全不够啊,这群人就是道貌岸然的中国小市民的代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连同情和愤怒都不会有的。还有一群人,觉得广袤的中国大地,人情社会上天天有这个事儿,怎么可能处理的过来,怎么可能鸣冤得过来……还有一群人,觉得不止是山东,何止是山东,中国的很多地方,在80年代,甚至在00年之后,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属于典型意义的偏题,发现一个,揭露一个,发现一个,处理一个,作为旁观者,最好的态度是同情、转发、呐喊和愤怒。要是我们不能为一个极有可能通过高考改变命运的人惋惜和伸冤,如何期待……等到你的公司被强权剽窃的时候,你的子女被强权改变,你的通道被某个体制 KOL 堵塞的时候,整个生态还有声援的力量和愤怒的勇气?我诅咒这些顶替者,偷写了别人的命运的顶替者,你们永远不会获得真正的自由和通透,也绝不应该被原谅和遗忘。请去揭露、去批判、去鞭挞、去愤怒。以上。
欢迎加我唠嗑讨论,siyiqunxiang,也可以扫码,围观票圈。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群响会员,加入顶级流量操盘手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