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群响成立一周年,因为疫情我们停摆了 2 个月,赠送了全体会员 2 个月会员时长,因此我们的续费和一周年被推迟到了 7 月 8 日。
今天 GMV 爆炸,今天也是我第一次创业的第一个自然年,整了从 2019 年 5 月到现在的照片,回顾一下我凌乱的心路历程。
谢谢大家的陪伴、支持和 GMV 贡献,真的是爱死群响会员和群响团队了。
以下图,请配乐观看。
1,

这一张是群响,尚未开张的时候,在我逼仄的呼家楼独立单间中,和 3 位合伙人歃血为盟的样子,血是农夫山泉 1.5L 瓶。
当时的我还是一个懵懂的 VC 小弟,只是内心觉得,群仙这事儿能成,出去、做群响,做成什么不知道,但是一定要做,这些声音呼唤着我。
最开始的群响,就是我、33、Allen,之后 Toby 终于下定决心来,那是 11 月的事情,而现在是一个 14 个全职的小团队,一群人希望走得更快。
很幸运能够一起走过一段路程,尽管我也经常想,CEO 可能注定孤独吧。
我想起我的小时候,最难过的时刻就是,表哥表姐来我家玩耍必须要离开去上学的下午,我总希望一直在一起,可是人生、公司、爱情、甚至亲情都是聚少离多。
创业的 CEO 是孤独的,我知道的,可是还是很希望大家能够像小而美的年轻团队一样,一起前进,就当是一个美好幼稚的心愿吧。
公司向前,人会脱落,相互选择中也会离开,那就这样吧,珍惜美好的当下,活在当下。
2,

群响成立的前夜,我和室友在少有的春天的雾里,在破烂的阳台里仰望裤衩,北京的老破小可恨却也有可爱之处,3500 元的清水房享受到五星级酒店的 View。
很多从办公室回来,躺在床上,一会觉得北京温柔,一会觉得北京无情,想到此时的风月温柔,想到被耽误的疫情 4 个月不能进办公室,不能免租,是无情。
北京承载了 9 年的梦想、爱情与精气神,我四川的灵魂已经变成了北方的灵魂,然后现在来杭州,又掺杂江南的湿润和生意人的务实。
流浪会是我一生的底色吗?有了群响之后,发现再也不能随意跑路、随意流浪,要对股东、自己、员工、公司负责的人生开始了。
3,

在北京租到这么便宜的办公室,是始料未及的,4 月底的傍晚,我带着仅有的 3 万现金以及信用卡 Pos 机套现出来的9 万,2.2 万的月租金,押 2 付三,带 1 个月的中介费用,就这样轻飘飘地支付了创业的第一个办公室,
中国第一商城是北京第一座豪华的飘窗高楼,2001 年建成,房东方式买的时候 8000 元一平,涨了十多倍的房价,这是一个住房,但是业主、租客和物业方达成了办公室出租的默契。
因为对于住房来讲,户型实在不友好,而且实在过于宽大,29 楼的中国第一商城,可以看到中国尊,可以看到人民日报,可以看到大裤衩,可以看到红庙的十字路口。
我在疫情的时候,一个人在办公室办公,然后打拳;我们 4 个人的时候,就在客厅举办了 30 人的闭门会,惨遭邻居投诉。
最后这一套房子,最让我开心的,是这一堵墙,让朋友的壁画师用半天画的,非常亮的黄色,喜欢群响黄,群响 LOGO 也是非常欣赏的设计师朋友和我协同设计,真的非常喜爱。
可能是自己的品牌,自己的公司,一切都带着好看的滤镜,欣赏。
见证了不同时期的我。

4,
在广州微信生态大会的合影,2019 年风风火火地飞过了我迄今为止最多的航线,每个周末几乎都会从北京去南方,杭州、深圳、广州、上海,每周做闭门会,每个月做大会。
群响大会,我们 2019 年做了 7 场,其中有 5 场都超过 1000 人,想一想还是挺佩服我们的使命必达,大会是一个非常费精力的事情,从攒人、场地、现场组织、嘉宾联系,都是非常需要用力的事情。
我们每一场花销在 10 万左右,ROI 非常高,疫情客观地说,影响了群响通过高频线下活动的出圈和推广,我们变得全面线上化。
希望能在 8 月启动我们 2020 年线下千人大会,我们拥有了更磅礴的内容、更广阔的受众、更充足的预算、更多的口碑宣传,一切都水到渠成。
5,
从群响创立以来,我 mac 告诉我,我累积打字 200 多万字,几乎除了一开始的会议组织之外,几乎不是在写文案,就在写文案的路上。
每次的群响大会都需要写文案,群响的大型招募需要写文案,每期的夜话会的文案也需要雕琢,群响的成交页面也是需要文案。
现在,群响刘老板的公众号也需要日更,习惯了创作之后,就习惯了,成为了一种肌肉记忆。
6,
黄宝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交付节点,从去年的秋季开始交付,目前已经有 5 本,为什么要做黄宝书,是因为一次突发奇想地的觉得:
群响这么多内容,要是不能沉淀,未免有些可惜,而且当时群响会员的定位完全不够清楚,我们迫切需要提高交付价值,增强自己的运营信心。
于是有了第一本黄宝书。
再之后,每周的夜话会有至少 1 万字的操盘手分享,每次的大会,会沉淀 8 位嘉宾的实操分享,这些都需要沉淀的物料。
而出乎意料的事儿是,每个季度免费寄送黄宝书,可以成为群响会员与我们的联结纽带,社群太多,而每个季度免费寄书的社群,只有群响,群响和铁子们的办公室放在一起。
黄宝书从原先的 400 多页,毫无阅读可读性,到现在的条分缕析的长文章,有节奏的发布寄出,是我们不经意的体验创新,是一种 Aha Moment。
7,

这两张图,是我正式开始微商化的标志:
第一张图,我们的第一期私域私房课,龙泉老师教我,线下课的首要居然不是内容,而是如何让人们可以沉浸其中、参与其中,听进去、不无聊。
现代人已经不能接受 1 天持续的学习了,所以要刺激。于是我们准备了 3 万现金,然后分组 PK,把游戏的规则运用到当天的学习中,最后每个小组比赛筹码。
于是每一个高冷的群响会员,在私房课现场都很活跃地参与,都非常积极地为小组贡献分数,这是让我很吃惊的,土到极致的微商做法,之前是不能接受的。
比如说,要群响群响,响的互动;要大声一点,要刺激一点,要用现金;要安排托,所谓的氛围组。
于是有了第二张图,我们在 12 月的年终操盘手大会上,为每一位会员娱乐性地颁奖,然后放微商金曲 —— 跑马灯。
8,

最后两张图,献给杭州,献给杭州的华润大厦群响办公室,在这里,我们从 5 个人的团队变成了 14 个人的团队,加入了很多好看的妹子,加入了好多个 00 后的实习生。
群响创业后的第一年结束了,创业的婴儿期结束了,开始接受自己作为 CEO 应该承担的责任、吐槽、负能量、鼓励与期待,还有一点,规训。
杭州是我开始的地方,也是群响乘风破浪的福地,在杭州我休息得很好,离信息源头比较近,业务比较方便,江浙沪比较多可以玩儿的酒店,这很好。
江浙沪的租金和房价确实是便宜,每一个北京来的人,租房子的时候确实可以当一把土豪,这对群响年轻的穷逼们来说很重要,真的很重要。
而且可以用更便宜的价格,租到江景房,别无所求。
希望一周年后的群响可以继续乘风破浪,谢谢 5000 多位会员和我们一起见证!
持续创造价值吧,群响!
最后,以某会员的 CPS 转发文案作为结尾,甚为恰当:
如果你们依然需要流量的祝福
那么
续费吧,群响会员们!
我们在同一片回响的群山,共同展望那青翠的蓝海!
请扫码,?
今日互动,请说出你和群响,以及和刘思毅的故事。
阅读原文,加入群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