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刘思毅的第 117篇原创,
持续日更,做最懂流量的创业者。
每周都发了很多短内容,希望仍然汇聚起来,扩大公开象限呀。一、做电商,真的比做……C 端产品辛苦很多。当然辛苦也是不一样的辛苦,做电商是 Pitch 渠道、选品、精细化运营的辛苦,这些都是确定性过程、确定性结果的事情,干一份精细化运营,有一份成果。C 端产品的出生与跋涉,更像是一种灵感初现,厚积薄发,经历创新式迸发、规模效应和网络效应让 C 端产品的资本化价值特别大。于是有很多有意思的想象,如:1,江浙沪电商行业的小老板特别多,巨富很难,小富极易,有流量、有货,做线上小生意的人多的是;2,北京的一群 C 端产品 CEO 困顿万分,或者是在研究其他行业,特别是电商行业的时候,总觉得不够快、不够轻、不够毛利高。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我看了这两类人很多,真的很奇妙。二、高阶的商学院,本质都是圈层内的同频碰撞和资源对接。湖畔大学基础报名条件:第一,创业 3 年以上的企业决策人;第二,年营收超过 3000 万以上 RMB;第三,企业纳税 3 年以上;第四,公司规模超过 30 人;第五,3 位推荐人,至少一位是湖畔大学校董或保荐人或历届学员。湖畔大学有一个阿里系投资人组成的黑衣人面试团,用 3h 左右的时间和 CEO 进行专访式初试。进入终面的 CEO,将采取互相选择的方式进行选拔,每一个终面人均有机会投票,比赛方式是,以「世界因我有何不同」来做分享。最后结果,由本届终面候选人、校董、保荐人、学员的投票结果决定。三、「回顾中国三代创业者,任正非、柳传志都生于1944年,都是在40多岁时开启自己的创业生涯;马云在35岁时创办阿里巴巴,李彦宏31岁时创办百度;而TMD中,张一鸣29岁创办今日头条,程维29岁时创办滴滴,王兴31岁创办美团。吴世春承认年轻人越来越优秀,创业时间在提前。」妈的压力好大。四、今天和合伙人讨论,怎么做到群响资源生生不息,越来越多,越来越强。我说我想起了之前做 VC 的时候我 sourcing 做的 3 件事儿,真的只做 3 件事儿。第一,问那些优秀的人,给我推荐一个和你一样优秀的创业者!第二,问这些优秀人,有没有什么地方,我可以帮到你!第三,持续不断地见人请教、见人请教、见人请教。屡试不爽,这样的路径如此明确,但又如此不容易实现。Pitch、拜访、提要求、对话、产生互动、产生更深的互动、信任、转介绍,形成的良性循环是群响势能扩大的循环。今天再次强调它。当初靠这个方式,也是前老板交给我的方法,拜访了 1000 多位创始人。五、我和一位管理上的前辈说,我真的看不懂王慧文说的那些车轱辘理论,绝望之谷和愚昧之巅。她跟我说,她喜欢这句话的原因是,这个比喻是一个绝佳的 CEO 提醒,作为 CEO 要不断地勇敢、坚决地把团队的业务负责人推向绝望之谷。告诉他们,你必须要做到这些东西,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要做到。我只提要求,但是你必须要做到,做不到想办法也要做不到。做到了就留下,做不到那继续,或者自己离开。从员工角度来讲,CEO 变得冷血无情的资本家,但是团队的裂变和成熟也是由此形成的。作为老板要当人不让地提要求,持续不断地提要求,成为那个「傻逼」老板也许是一种必经之路。六、现在学会了每次想要对团队发脾气的时候,先把我不满意的第一、第二到第 N 点都写下来,直到明天第二天再说。忍住我的情绪喷薄,但是一定要在业务上高要求自己和别人。七、收到了去年开公司招聘带的第一位实习生的礼物,用 2 天拼起来的挖掘机玩具,我说 JJ 真的会投其所好。合伙人说,你又不喜欢这些。我说,一个实用主义最宝贵的礼物就是他的时间。八、看到我们私董会笔记,说他们也不确定视频号有多大的机会,但是目前流量红利稍纵即逝,不做就可能会错过。所以他们在用矩阵的方式在做视频号,目前效果不错。我在反思,我在公司的流量获取业务上是不是太过好逸恶劳,躺平在一个封闭的路径中,而缺乏扩大舒适区的进取心和好奇心呢?谁说群响就不可以干知乎,谁说就不可以干抖音,谁说就不可以干视频号呢。在过分追逐精准流量的操作路径下,是不是也为之所困了呢?在过分讲求团队 ready 好了之后再去做的心理状态下,是不是太过于纵容舒适的创始人心态空间了呢?在反思。九、故事大王又来了,前几天讲的是一个按摩技师小姑娘的故事,今天来讲一个真实的富二代的故事。身边的富二代不多,只有几个,但是身边的牛逼创业者、年轻的投资人盆友的朋友圈,则围绕着很多富二代。富二代的一生持续的战斗就是与父辈达成自我共识、自我认同来源于超越父辈,或者取得一些父辈没有过的成就。于是很多富二代特别爱着重强调自己的学历、学校,因为这是少有能够拿出来干「爹」的地方。我的一个盆友的盆友,作为一个富二代,年少时也是一种王思聪式的精英。她 15 岁就去上大学,然后 20 岁快速完成基本的商科教育,开始运营自己的公司,从美国到中国,赶上了移动互联网的最后尾巴,通过投资、被并购,成就了自己 1 个亿的小梦想。就变成了一个 28 岁的中年成功富二代少女,到 35 岁这几年,一直平淡无奇,希望做出些事儿,但是却一直没有找到突破口。最近突然,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在票圈各种招兵买马,各种 Call 兄弟们说这个事儿是一个大生意,要一起干啊,各种振臂高呼。我从没有见过比我还传销的人类。我很困惑,她怎么了。结果和她姐们一对,说是在心理上的应激反应,已经让她自动传销化,心理上离强制治疗只差一步,而在这几年间,一直在寻找方向,寻找Big deal。她的幸运在于拥有一个好爸爸,给了她见识、启动资金、优越的资源全层和教育环境。她的不幸就是拥有这样一个爸爸,而且有钱的爸爸总是强势,哪怕再怎么温文儒雅,都会看子女像是如来看孙悟空。有钱的爸爸缺乏一次打脸,她也特别希望打她老子脸,于是越求越求而不得。所以是不是富二代的宝宝,玩儿一出伤仲永的人生,过过平凡的日子也挺好?但是好像那样,就更不自由了。我曾经和这位盆友聊过,那种一种心理上的巨大暗示,以及周遭盆友圈、周遭亲戚们的明显的眼神,他们会拉住你,说,别闹了、别跟你爸爸闹了,行吗。「我他妈哪再跟他闹啊,操」,富二代姐姐喝了好多酒。叹人生如此多艰呀。十、刘瑜说,她远离社交媒体,是因为自己有系统性阐述知识的责任和使命,也是不经骂,以及,希望拥有「明日之我与今日之我所思所想不同」的打脸自由。这个人有些妙啊。刘瑜说要鼓励一种对温和的坚定、对宽容的坚定,深以为然。然后刘瑜说,民族主义不仅是打打杀杀,民族主义也有爱和认同,深表同意。多年不见,还是刘瑜。十一、我在读前印度的一个领事的分享,他比较几个地区的文化,有意思,记录:印度文化是苦感文化,认为人越受苦,离神越近,下辈子越幸福,所以甘地主义是苦感文化在现代的集大成者。中国文化是反的,是乐感文化,非常实用主义,要活在当下,要赚钱、要入世,要往上爬,从古代开始就是天生我材必有用,莫使金樽空对月。西方是罪感文化,认为人生来有罪,周末就要到教堂去赎罪。伊斯兰国家是圣感文化,它是一神教,阿拉唯一、阿拉神圣,不相信别的神,所以是圣感文化。日本是耻感文化,认为落后可耻、愚昧可耻、肮脏可耻、道歉可耻。非洲是悠感文化,优哉游哉,没有着急的事情,哪怕开追悼会,照样是笑声一片。十二、迪士尼 CEO 说创业者的十个品质:乐观、勇气、专注、果断、好奇、公正、慎思、真诚、追求极致、诚信。十三、从分享、课程的角度来讲,好的讲者是稀缺的,有两个方面。第一,本身满足有货、能去生动演绎的人就是很少;第二,To 大量人群的输出是一个高密度输出,每一个人半年之内,基本上分享的都会是同一套,要榨出来新东西,除非自己从事行业巨大变化,要么就是自己持续学习,直到半年后。所以大会、大课的供应链都是很难的,这也是门槛。十四、「华为现在的水平尚停留在工程数学、物理算法等工程科学的创新层面,尚未真正进入基础理论研究。随着逐步逼近香农定理、摩尔定律的极限,面对大流量、低延时的理论还未创造出来,华为已感到前途茫茫,找不到方向。华为已前进在迷航中。重大创新是无人区的生存法则,没有理论突破,没有技术突破,没有大量的技术累积,是不可能产生爆发性创新的。华为正在本行业逐步攻入无人区,处在无人领航,无既定规则,无人跟随的困境。华为跟着人跑的“机会主义”高速度,会逐步慢下来,创立引导理论的责任已经到来。」任正非最近的发言,企业成为基础科学理论的先行者,瑟瑟发抖。以上,欢迎创业的年轻 CEO 加我微信siyiqunxiang,是本人,都会回复。群响,目前全面、持续招聘大量实习生,非常欢迎、特别希望有 3 个月以上时间可用的实习生加入!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群响会员,加入顶级流量操盘手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