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作家文刊立足中原沃土,放飞文学梦想关注
【第92期】
图片选自网络

肯 去 承 担 爱——穆 念 慈
河南南阳 小为

金庸的每部著作里,主人公都是快意恩仇、行侠仗义、个性鲜明的江湖儿女。乔峰的磊落,阿朱的善解人意,郭靖的憨厚,黄蓉的聪明,令狐冲的桀骜,段誉的痴情,慕容复的复国大业梦……曾读遍金大侠的著作,最后,我最同情最难忘的是那个气质如兰、无奈坚强、痴情到底、肯去承担爱的——穆念慈穆姑娘。

穆念慈的身世是可怜的。刚出生不久亲生父母和全家人都在瘟疫中离世,被杨铁心收留为义女。按现在话说,她是单亲家庭里长大的孩子,有父无母。难得的是,单亲家庭里她,依然长成了一个蕙心兰质,外柔内刚,有情有义,无比坚强的女子。

没有遇见杨康之前,她的生命里只有“漂泊”二字,跟着杨铁心四处流浪,居无定所。遇见杨康之后,她的生命里只有“执着”二字,执着地去爱,也执着地去承担爱和被爱的苦痛。
“比武招亲”是她和他的开始。

当一个女子把自己的终身赌在一场擂台比武赛上,这女子心里该有多少无奈和不甘啊!可是,这温顺认命的姑娘知道自己不能成为养父的包袱,那还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甚至盛行早婚的宋代,她,必须把自己嫁出去。于是,一袭红衣、英姿飒爽、端庄美丽、眉目生辉的她,站在了擂台上。一面“比武招亲”的旗子在风中猎猎作响。那旗子,成了她和他一辈子挣不脱的情网。

她是打算完结养父的心愿才站在了比武招亲的擂台上。而他,不过是玩世不恭调戏美少女的权贵子弟。但,这是上天为他们安排的一场缘分。从此,谁也逃不开谁。

人,终究是躲不过缘分的。那一场比武,改变了她的一生,也改变了他的一生。

他来的时候,有漫天的雪花飞舞,雪里有他们最美的遇见。他身穿锦绣玉袍,玉树临风,明眉皓齿,他用那细长含情的眼睛笑吟吟的看着她,那眼里有赞美,有挑逗,有传情。我相信此刻的念慈,已经芳心大乱。但她毕竟是端庄矜持的姑娘。她缓缓抬手,抱拳,决定全力以赴比武。但她心里,是多么盼望自己输啊!输了招式,输了比武,把自己输给这个男人!

拳来脚往,几个回合,她败在他手中,被他轻薄搂住。她虽然是真打不过他的,但她也是自尊自爱的姑娘,她爱他,但她不希望这种不纯的爱玷污自己。她身体被他搂着腾不出手,她红了脸,眼泪欲出,伸出一只脚踢向他太阳穴自卫,却被他握了脚,一只绣花鞋儿,顺势被他脱掉握在他手中,他笑吟吟地看着她,再把绣花鞋放在鼻子下一嗅,说一声:好香。

如果时光停留,永远定格在比武招亲上,该有多好!没有拒绝,没有伤心,没有眼泪,没有辜负,没有失望,没有艰难的选择,没有爱的苦痛,只有他望向她的一双含情目!

可惜,金大侠的本意是歌颂“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江湖儿女。他不允许杨康这个背叛大宋的金国小王爷和念慈好好相爱。

痛苦和悲剧开始。他是贪图荣华富贵的小王爷,她是流落江湖的民间女子,他不愿娶一个民间女子为妻。当他掉头而去,她的爱,她的自尊,她的少女心,一如那漫天飞舞的雪花,冷到极致。义父追上去,要他还回鞋子。他不给,并与义父大打出手。谁说他不爱她呢?他爱。在权位地势的做崇下,他不要她的人,却想留她一只绣花鞋做纪念。

那只鞋,他从此放在怀里。在桃花岛谋杀江南六怪的时候,被妙手书生偷走,本以为天衣无缝,却被这一只绣花鞋出卖,真相被聪明的黄蓉猜透。谁是谁的孽?谁欠谁的情?怎么掰扯的清!爱情在他们之间,只是一条窄窄的细如游丝的真情,这真情,淹没在那刀光剑影争权夺利的江湖之中。

义父临终,将她终生托付与郭靖。若是普通女子,被杨康拒婚羞辱,也许会一气之下嫁了郭靖,但她不,偏不!爱他,就一爱到底。这与他爱不爱自己已经无关,只要自己爱他就行。这是穆念慈的与众不同之处,你可以说她傻,可是,你难道不为她这种执着感动?

一切不能回头。惜她眼中,只有杨康。敬她心中,只有真爱。从此,他去的地方,就是她追寻的地方。他去的方向,就是她追寻的方向。这眼光是如此清楚,如此分明。这份爱,是如此坚定,如此不渝。

每每听到那柔柔一声呼唤:“阿康”,总觉得胜过了黄蓉那娇滴清脆的千句万句的“靖哥哥”。跟念慈相比,黄蓉实在是太幸运了。东海有个桃花岛是她的家,有个武功天下数一数二的黄老邪是她爹,谁敢惹她?就算离家出走,她也有个“软猬甲”做护身符。虽淘气流浪在外,她随便露出桃花岛的一招半式武功,再厉害的角色也投鼠忌器不敢动她。离家出走紧接着就遇见了自己的终身伴侣——忠厚善良的靖哥哥。而念慈,父母双亡,幸得养父收留,一场比武招亲,识了情郎,失了养父,从此孤苦一人。造化弄人,情郎是养父的亲生儿子。她是有情有义的姑娘,就算是为了义父的养育之恩,她也想挽回他的心。何况,她爱他。从此,他就是她的红尘。她不愿随养父改回姓“杨”,坚持姓“穆”,那是因为,他姓杨,她不愿与他成为兄妹或姐弟,只愿他是她的所爱。

归云庄里她夜救情郎,险些迷路。荒野里她去找那披头散发半人半鬼的梅超风来救杨康,却被色胆包天的欧阳克俘获,差点遭害。杨康身中蒙古剧毒,她甘愿“推宫换血”,以己命换他命……她愿爱,也愿去承担爱的苦痛。

可是,令我敬佩的是,念慈的爱,始终是平等的,是清醒的,是理智的,爱情没有使她头脑发昏。她不像那原本高傲孤洁的张爱玲,不在乎人品,不在乎胡兰成是否是汉奸,是否是民族败类,一头扎进去,把高傲的自己卑微进尘埃里,在尘埃里再开出花来。杨康的卖国求荣与郭靖等人的民族大义,是尖锐的矛盾,她被夹在中间,她一直站在正义的一方。在这不可调和的二者矛盾中,她一直是清醒的,是有底线的,是深明大义的。杨康有难她出于爱舍身相救,郭靖黄蓉有难,她也会舍身相救。她立场坚定,她不卑不亢,她爱憎分明,她一直,清醒的爱着。

令我欣慰的是,杨康也是真爱她的。他最后是心甘情愿真心实意娶她的。完颜洪烈以为她嫁给杨康是为了给养父报仇,想杀她,杨康果断的拔刀以死相逼救了她。他的以死相逼,已经不是计策,不是伪装,不是演戏,是一个丈夫愿以己命换妻命的真爱真情。当欧阳克调戏她的时候,他怒而杀之。为了她,他已经不怕欧阳克的叔父,那号称“西毒”的欧阳锋了,也不指望他助自己完成那千秋霸业了,谁叫他敢动自己心爱的女人!他随身带着与她初次相遇的那只绣花鞋,那是他们爱的信物。

令人伤感的是,他们始终没有好结果。杨康始终不忘权利地位,她灰心离他而去。当他做尽坏事临死之前,问她:“念慈,你为什么一次次原谅我?”这个问题好傻,答案从那“比武招亲”的擂台上,从那漫天飞舞的雪花里,从那一次次舍命相救里,已经清清楚楚了。

她曾经多么希望他放弃金国小王爷的身份,跟自己男耕女织,生儿育女,过最普通的凡人生活,可是,这心愿,仍如同那“塞上牛羊空许约”的阿朱与乔峰,失约于那刀光剑影争权夺利的江湖之中。他偷袭黄蓉,欲害人而害己。死在她怀里的时候,临死前又想起了她长久的那个愿望:“白天,我织布,你耕田,晚上,你在灯下教我们的孩子读书……”几滴清泪,划过他英俊的面颊。

最后一遍抚过他的脸,她已经没有眼泪,今生泪为他已流尽。她为他唱起一首歌:“早已明知对他的爱,开始就不应该,我却愿将一世交换他一次真心对待。我是宁可抛弃生命 ,痴心决不愿改。为了他,甘心去忍受人间一切悲哀。在我心中这份浓情,没有东西能代,肯去承担爱的苦痛……”

你可以说穆念慈傻,但是,真的,你不为她的这种执着,她的这种敢去承担爱而感动?
作 者 简 介
作者:小为
小为,河南省南阳市卧龙区一名普通农村教师。热爱教育工作,业余时间喜欢读书写作。三尺讲台是我辛勤耕耘的一片热土,史书诗词是我灵魂的一方归宿。节假日喜欢游走于山水之间。学生、文字、大自然都是我的最爱。
中州作家文刊立足中原沃土 放飞文学梦想
顾问:刁仁庆主编:张 静执行主编:魏新征 郑江涛副主编:高宏民 杨存德 赵建强审稿编辑:史锋华 袁荣丽 景自卫团队:赵红俊 鲁光芬范荣振袁荣丽 陈立娟 王华伟杨乐才曾权伟 孙光旭陈朝晖肖绍柱 张居军 贺保双王新谱
主编微信:cgzjingjing投稿邮箱:zzzj201819@163.com投稿须知
作者须先关注《中州作家文刊》微信公众号。来稿必须是原创首发,严禁抄袭,严禁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作者校对后再投稿,将作品、作者简介、作者照片三者放在一个邮件里,用附件发送。附200字以内的简介,个人照片一张,并留下微信、电话等联系方式。谢绝应酬敷衍之作。
赞赏七天一结算,六成作稿酬返给作者,四成作平台发展用,赞赏少于20元不予发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