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我们的观察病房来了一名特殊的病人,我们叫他付爷爷,是由于结肠肿瘤收入我科。付爷爷年龄很大,而且本身身体情况不是很好,营养差、蛋白低、免疫力极其低下。住院过程中他发生了严重的过敏反应,全身起了水泡并且大面积蜕皮,且水泡抽吸以后还会再生,同时伴随着大量渗液。
 
上述这种情况大大增加了护理难度,我们需要对皮肤护理方面进行严格的要求。一旦护理的不好,极易发生感染,甚至会发展成为败血症,危及生命。鉴于病人情况的严重性以及复杂性,我们科室的医生请了全科大会诊,药剂科和皮肤科都没有很好的办法处理患者的皮肤。对于这种很少见的护理难题,我们想了很多办法,进行了很多次尝试。刚开始我们用百多邦预防真菌感染,但是它并不吸收渗液;皮肤科建议使用康复新,但是其中含有酒精,加剧了病人的疼痛,我们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护士长建议使用油纱银,它可抗感染,不刺激肉芽组织,可以有效的减少疼痛,但是价格较为昂贵……为了减轻病人的费用负担以及缓解病人的痛苦,我们在皮肤渗液最严重的地方使用油纱银+泡沫敷料,渗液少的地方涂龙珠软膏+泡沫敷料。但由于渗液量非常多,敷料很快就被浸湿,每次换药时间长达一个多小时。每次换药时,付爷爷的疼痛感非常强烈,声音都会变得嘶哑。每当这时,我们医护人员也会跟着揪心,我们能做的只有尽可能的放轻动作来减少给付爷爷带来的痛苦。
付爷爷非常的坚强,我们看到付爷爷每次换药时的痛苦,眼泪都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但是付爷爷每次换药结束后还会反过来安慰我们,说没事。我们只能用我们专业的护理知识来减轻病人的痛苦,用我们最温暖的那颗心去温暖和安慰病人的心灵。
功夫不负有心人,换药的时间用得越来越少,爷爷身上长出了新的皮肤,原来的皮肤在慢慢褪去。我们和爷爷说,爷爷的皮肤越来越好了,就像蛇脱皮一样,越来越嫩了,爷爷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最后好转出院了。感谢爷爷的坚强,感谢同事们之间的坚持,让我在这次护理中学到了更多,也收获了更多。
文: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武汉市中心医院 肖月平 滕莉编辑:魏李培
审核:张灿灿
以上为原创,转载须获本报授权并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