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点多钟,阿满打电话给我,说是要带些番薯叶过来,让我到楼下小区西门等他。
? ?十多分钟,阿满开车过,副驾上放着一个红色塑料袋,我拉来一看,上面是番薯叶,袋底有十几根香蕉,有几扎荔枝,还有几根苞谷。阿浩和阿杰两个小家伙在后座。
? ?阿满告诉我,番薯叶和苞谷是阿琴在自家菜园摘的,荔枝是他父亲送的,香蕉是阿琴妈送的。他前天回茂名处理他大伯父的事,昨晚回来珠海。
? ?阿浩和阿杰凑过来,两个小家伙的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他们说这次回去,爷爷很高兴,开着车搭他们俩兄弟到茂名茶楼喝茶,买了许多风味小吃给他们。
? ?阿满笑着说,老头带着俩家伙,周围跟别人说,我的两个孙子回来了,带他们出来买点好吃的。老头领着他们到处晒,逢人就说,孙子回来了。那脸笑开花,好像中了几个亿的彩票。

? ?昨天,牧腾老师朋友圈晒出孙子带着墨镜的照片,我说,哇,这可是小城未来的掌陀人啊。牧腾老师笑得十分开心。
?
? ?牧腾老师喜欢钓鱼,他说,现在退休了,有空就去钓鱼,钓到鱼给孙子,这就是退休后的工作。

? ?牧腾老师告诉我,看到孙子,就看到未来,看到传承。几个亿的钱算什么,孙子是无价之宝。

? ?牧腾老师的话,让我想起散文诗人蔡旭老师,他为孙子写了许多文章,还收集了一部分写他孙子的散文诗,出了一本书,书名叫《爷爷在婴国》。

? ? 晴晴这两天缠着我,要我带她去看大海。从乡下回到珠海,整天都叫嚷着“大海”,要儿媳妇带她去大海玩。儿媳妇说,斗门哪里有大海,大河就有一条。
? ?因为约了三哥八点喝茶,所以带晴晴到河边转一圈。
? ?领着晴晴去黄杨河边散步,陪着她看日落。晴晴像出了笼的小鸟,撒腿就跑。
? ?看到两个在河堤跑步的美女,晴晴指着她们叫起来:小妹妹,跑步啊。跑步的两个美女“扑哧”笑了起来。
? ?到足球场,晴晴撒腿在球场奔驰,追着踢球的小哥哥和小姐姐要球。叫了几回都不肯回去。
? ?拍了晴晴的照片发朋友圈,小妹留言说:怎么看都不像两岁多的小孩。
? ?和三哥喝茶,三哥看了我的朋友圈问:晴晴真是两岁多吗?你现在整天就晒孙女孙子外甥孙,不是璁儿就是晴晴炜爷,看着都冒火,你叫我这个三哥难为情啊。
? ?我笑着说,你也可以叫恒仔结婚啊。三哥瞪了我一眼说,你以为我不想么?我做梦都盼他赶紧结婚,我也好有个孙子晒朋友圈。
? ?我看着三哥,若有所思,像自问又像问三哥:到了这个年龄,不晒孙子孙女,能晒什么呢。

庚子年闰四月十三日晚,记于三哥的木子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