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路花语》/诗歌/李本:《蛙声》(组诗)
蛙声(组诗)◎山水变奏曲两山排闼不需太多思考就抵达青碧抵达炊烟抵达竹椅凉亭抵达淙淙水声生于岩壁一路逶迤分流汇聚云霓渐行走脱只有鹰隼可以俯瞰高处是源头低处是归宿一路寂寞地唱着歌◎蛙声这蛙声定是从辛稼轩的旧时茅店社林边跳脱来的。带着大团的欢腾蒲草柔韧的气息以及吟游者将趋酒罄的快哉杯底的宝相莲花自开自合草履已散而苍苔于堤屿步步生碧凡此音色皆可名之空了空了空了◎烟火味在观音菩萨的佛诞日测体温,打开防疫码然后鱼贯而入从雨花殿到迦蓝殿依次上香然后拐进斑驳陆离的小巷开始和地摊的阿姨讲价笑眯眯地张罗午饭落豆汤,罗苏和夜开花◎禅雨巨虎下山。白烟腾起十分十秒。迅即落幕天。目瞪口呆沉默十秒。或者就一生无数星辰的一生众喧中孤独的某只青蛙从某个荷叶的深处给大雨标注了一个圆而绿的休止符◎夏槐花都谢了槐叶才初匀日日下着雨催人写一首没有火气的诗山青了水深了夏走来走去掬着浓绿地气打转上浮直到把云朵拔得更稠密蒲扇摇起远方赶赴的季风水里生出又一年的莼藕拨喇着长长的经过日月的红鲤◎檐下若是到了青杏和杨梅的季节绿色的小雨嗒嗒滴在额前夜晚的栀子淡逸如来自唐朝的云烟有许多笔墨可以任诞着泼洒我们的话语会更轻柔些也能看得到星子于银河间设置的斗拱和飞檐无声邀约铁马和惊鸟来防护一部无字的经书◎拈花者如是整个世界起源于一根神秘的弦黑暗混沌的乐音会和欢乐女神的舞步一样步入殿堂那么所有的寒凉和温热一样可悯一朵花枯了就是一朵花开了◎青绿图轴四月有无数的小颗粒在水杉林的新叶间跳跃金樱子和绣线菊酿成白色的飞瀑我是斑鸠,啄木鸟曾拽着一船芦苇的枯枝而去而今我是响彻河岸的歌声◎深绿这真好柳眉儿那些毛茸茸的话春水都懂的春涨一篙深绿一添你的微笑那么淡和春水一样永远也舀不完这真好正是柳眉儿低俯的地方◎落花时节小满憩息的地方有尤加利树叶的浑圆荼蘼于花季繁茏此际萧散月牙下弦夜晚不忍轻易睡去熏风已南还有酒未盈樽将别之辞未致◎作答一株野油茶在岑岭之巅在石壁。在草阶在转角之处在我想起一句话的当口几朵花落了更多的还在枝上犹如我无法作答那时你的问询一样◎六月十四这一天云和人都老去不再传来新的消息鸥鸟不再翻跃于幽昧与青冥的江上你不再诉说心之波澜而月却出奇的圆了这样的清阔据说一百年中会出现六次在某月的十四其后还有多少这样的夜晚呢一个人走着却似同看那轮心急的月◎在商於古道四皓先生于江山深处垂拱奕棋言笑晏晏把青山推远去唤明月升起来鸡鸣了有人采薇有人传驛长安有人在场圃瞥见红蓼和苇花映衬着某江某河的两岸◎晕染只有蝉声激越一直嘹亮到金乌西坠有一种鸟声是切切而顿挫着的姑姑——等姑姑——等这么一嗓子把整个夏天早晨的柔亮都唤醒了蓝色的光分子从天到海从海到天从我未扑捉到的一只蛱蝶到被我归纳进竹篮里的一句诗◎归人绿植掩映老屋野茨菇在江岸边依旧开自己寂寥的小花今夜的月色跳跃着一种新鲜的清亮像遥远时节山顶的积雪适于濯我双足的疲惫今夜的月色适于沐我心底的沁凉

【作者简介】:李本,国际经济法学博士,上海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作品见诸《诗刊》《诗潮》《诗选刊》《创世纪》《上海诗人》《中西诗歌》等诗歌刊物。出版诗集《菩提树下》《秋月曲》。
作者:李本
本期编辑:剑胆琴心
本刋编辑:剑胆琴心 美伦居士
本刋总编:林鴻坦
投稿邮箱:28395177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