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阳地处中原,在河南人面前,信阳是当然的南方;而在南方人面前,信阳又成了北方。人是如此,山川风物亦同。这次到陕西,面对祖国的南北山川、自然风物,有了更深的认识和更新的感悟——天南地北,秦岭横断;横断的山川,横断的遐想。
商山·商城
沿宁西铁路乘车西进,过了河南西峡,就进了陕西的东南部。连绵起伏的大山,列车基本上在桥上和洞中行驶。沿途的地名大多带个“商”字:商南、商洛、商山、商州,而我又正好来自河南东南角的商城县……我突想起贾平凹的《商州旧事》系列小说。
蜿蜒的大峡谷中,流淌着一条近乎干涸的清溪,城镇楼房跟中原没啥两样,而乡村瓦房则风格迥异:屋顶上只有沟瓦没有盖瓦,这种房子老百姓称作“翻毛鸡”。山坡上闪现着许多采茶男女的身影,虽然听不见歌声,也未必就有歌声,但漫山遍野的彩色身影笼罩在飘浮缭绕的薄雾中,让人联想:这不是江南的茶乡么?
列车徐徐停住,一看站名:“丹凤”。多美的名字哟!想到入陕前多次相遇的“丹江”,还有湖北的“丹江口”和南水北调工程,想到这水先由西北流到东南,再由西南流到更加遥远的东北……它似乎在告诉我:它要传播一种什么!
我突然领悟:这“商”字不就是古殷商的“商”字么?对,商人一开始并不在中原,而是没着这条丹江逐渐东移,翻越伏牛熊耳两山才来到中原的。对了,史书说迁殷后称殷商,别看六百年王朝好像着根中原,而根基却在陕南。
我思考了很久,才终于悟出:这“商”字的本意,并不是后来“商朝”之“商”,更不是今天“经商”之“商”;而只是“商山”之“商”、“商州”之“商”。“商”只是个地名——这片莽莽的大山叫商山,以这商山为中心的区域叫商州,今天这里改名叫“商洛”市!因着这“商”地走出的人们,擅长以西北草原的皮毛奇珍,换取中原的器具和丝绸。于是,凡善于交易和贩运者,中原人便都以为是“商”人。于是,这个“商”字意思就变成了一种职业——“经商”的“商”。而“商人”建立的朝代,自然就叫“商朝”了。那我们的商城呢?因了曾经的确有座商代筑的小城——殷城,或许是“殷人”的最南疆界吧,后来为了避讳宋太祖的父讳改名商城——才在远离商山的大别山区留下个带“商”字的地名来。
这样想着,火车已将我驮过了秦岭,带到了大西北的中心:物阜民丰的中国最古老的关中帝王之州——古都大西安。
秦岭·汉中
从西安到汉中要翻越秦岭,没有铁路。汉中古时归蜀地,与长安之间只有四条通道。最有名的陈仓道和褒斜道都要绕到关中盆地的西端——陈仓道绕道宝鸡,褒斜道绕道眉县离宝鸡也不远了。我们乘大巴走的“西汉高速”,则是由关中盆地正中部西安户县从秦岭山肚子里直穿过去的。车一进山,不是穿山沟就是钻山洞,两岸的高耸与险峻令我这个“大别山人”瞠目结舌:满山都是龇牙咧嘴的嶙峋丑石,石缝间长着一人多深的灌木;虽值五月,只有一簇簇整株开放的细碎小白花,全不见一点高大秀气的乔木,甚至连一棵垂直的树干都看不到!几十公里不见人烟。
到了分水岭附近,地势变得平缓,山坡变得柔和秀丽,开始见到黄土。子午镇:一个带着浓烈古文化的地名!缓缓的山坡上满是青葱的针叶大树和阔叶森林,使人误以为到了江南!一到南坡,满山绿色,没有绿的地方,偃卧着大块大块很规整很漂亮的花岗岩。谷底也有了淙淙的流水,起伏的群山向很远的南方延伸。前方出现了整片的竹林——突然有乘客惊呼:佛坪!大熊猫栖息地——哇!我们仿佛一下子飞越了中国的天南地北,来到了秀丽温暖的大西南!
如果不是身临其境,怎么可能对天南地北的大秦岭产生如此深刻的印象呢?先前总以为大熊猫只是四川的专利,哪会想到陕西也有!细细回想——哦,不错!贾平凹小说里写到过,就连央视新闻都曾报道过汉中市民救护误入城区的大熊猫!转眼间,车就进了山清水秀、雾汽空濛的汉中盆地;洋县一带,“朱鹮”的故乡,这景色,不正像湖南、江西吗?
你说,这秦岭南北两坡,仅一岭之隔,风光竟如此迥异!这汉中,岂不也跟信阳一样:南方的北方,北方的南方吗?
西汉·高速
更为蹊跷的是“西汉高速”,这名字怎么就这么凑巧?真的如“西汉”其名!这里,刘邦演绎了“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典故,统一了旧秦,又成功完成了统一,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空前强大的王朝——西汉!
汉中古城名胜很多,而我只记得拜将台。2220年前,萧何“月下追韩信”一直追到这里,就成了刘邦拜将的地方,后来诸葛亮又在这附近演出了流传千古的空城计。著名的石门古道我们没有去,只能在拜将台博物馆的沙盘上观看了。隔着玻璃,看韩信当年“明修栈道”的缩微模型,想像他成功地麻痹雍王章邯和塞王司马欣,导演了“暗渡陈仓”的经典战例。
我们乘坐的豪华大巴,在山谷间、隧道里、桥梁上穿越行驶,就如同行进在遥远的历史年代里。想当年刘邦“楚汉战争”所修的栈道,在当时那可也是真正的高速,那才是真正的“西汉高速”——西汉时期的高速!
作 者 简 介
熊斌芳,男,河南商城人,笔名钟声,号灌源叟,商城县钟铺高中教师。擅长美术教学研究,爱好诗词创作,现为信阳市老年诗词研究会会员、中国诗词学会会员。诗词习作发表或收录于《洛阳诗词》《人民文艺家》《宁夏律师》《世界汉诗百家精品集》《中国旅游诗词精选》《新世纪诗词百家精品选》《信阳市当代诗词选》等书刊,有关诗词鉴赏、美术教学等多篇教研论文发表于《两用人才报》《中学语文》《中小学教学管理》《科教导报》《荆州晚报》等报刊,2016年出版《冬笋集》。
根据《微信公众平台运营规范·3.6.1文章滥用原创声明》的规定,有八大项不能进行原创声明,一旦违规将永久收回原创声明功能使用权限,导致严重影响的还将对违规公众帐号予以一定期限内封号处理。为此,中国(香港)著名行走散文作家联盟旗下四大新媒体《行参菩提》、《行走文学》、《行诗天下》、《行苇春秋》对来稿做如下约定:
一、请遵守“禁止一稿多投”的作家道德规范,在其他公众号平台(纸质媒体除外)已经发表过的作品,禁止投稿
二、包括并不限于简书、博客、酷文、格图等网络平台发表过的作品应在投稿时说明,并给予原创声明的独家授权
三、违反以上两款规定投稿的,编辑一经发现将对投稿邮箱进行屏蔽拒收处理;造成重大损失的,将依法要求赔偿
《行参菩提》投稿邮箱:
289341034@qq.com
《行走文学》投稿邮箱:
13733877216@163.com
《行诗天下》投稿邮箱:
466471730@qq.com
《行苇春秋》投稿邮箱:
74707989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