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母亲的一碗荞榛子面条
现在的人都忙。小孩子忙,周内周末的忙着上学,忙着在焦虑满腹的父母报名的各种辅导班特长班里掐点跑;大人忙,忙着工作赚钱交际应酬;老年人也忙,刚从工作岗位退下来,转头就投入带孙子领二胎三胎的阵营里。一个城里住着,亲亲的姊妹兄弟,有时候掐指一算,离上次聚会竟已经又是三月小半年之久,何况今年这疫情,真是难得有一天空闲,又无怪乎现在这手机微信的使用率这样频频。
元旦这日,难得好天气,小孩子们不去学这个学那个,大人们难得一日空。心照不宣不约而同都回到了小镇老屋,回到老母亲这里。
母亲已经七十多岁,幸而国家医保政策好,靠着慢病报销,连续五六年一直在中医院进行正规的类风湿治疗,除了个别小关节有点小变形,其它地方还都好。走路较前几年那腿脚还轻便点。腰腿也可以,一个人来来往往在厨房和正屋里都还很利落。
天下所有的祖母都是一样的,外孙们上门,总是千方百计挖空心思地要弄出来许多好吃的,现在的小孩子们的嘴巴整日的酸甜苦辣由着性子吃,尽管都不期待老祖母的好吃喝,却仍然挡不住老母亲一番的忙进忙出。
从早上接到电话开始忙碌,仔细地准备了一大早,炒一盘鸡仔蘑菇,红烧一盘小排骨,炒一盘油豆角,再来盘嫩蒜薹,烧一盆酸甜入味的西红柿油菜卤子,下一碗完完全全的纯正劲道的手工行面拉条子。
人老了,个头越发的缩回去了,老了怕冷,冬天穿的又臃肿,洗个菜,淘个米,取水取面,拿个盆弯个腰都有了不方便,炒菜调味总是特别的小心,生怕哪样调重复了,哪样又忘了,真是惦记了又惦记。低垂着头,瞪着眼睛举举这个看看那个,瓶瓶罐罐的一堆拿来拿去,嘴里还一直在念叨盐调了吧?花椒调了吧?可越就是这样老来憨憨笨笨的样子,一帮子孙子们倒反爱凑老祖母跟前;越是老祖母慢,孩子们倒越发爱问老祖母做啥菜?
这个要自告奋勇帮着给老祖母洗个菜,那个要逞能给老祖母翻两下锅炒炒菜,老的小的挤在案板那里,捣乱亦或是帮忙的,反正大人们都乐的他们小孩子吵一下老祖母,平时一个人太寂寞,一整天没有人讲句话,能吵一下,就随他们吵去。母亲老了,女儿们越来越难把她请到各自的家里住上几天,嘴里一句:“七十不过夜”。把女儿们的心思都堵在外面。又顾念女儿们都有公婆,又恐女儿们作难,总不肯去和孩子们一起住。做女人真是不易,再辛苦的,最终好像哪儿都不是自己的家。
中午吃过了,四个大的孩子都围在一起头对头专注的抱着手机打游戏在手机上里打打杀杀,梦幻一会西游,称霸一会王者,在手机里做自己的铠甲勇士。小的三个孩子在院子里耍,墙角阴凉处菜地里的雪还没有融化,孩子们围着雪耍的不亦乐乎。玩耍本来是七八岁的孩子的本真,然而现在的小孩平时难得下楼玩一玩,整天的写作业,画画,跳舞,弹琴的上各种班,把他们的快乐童年时光都挤占一空。看孩子们玩的开心,大人们也都不去干扰。女儿们在一起聊聊工作,聊聊孩子的学习。女婿们早已经在母亲热乎乎的小炕里打起来呼噜。聊聊着聊着,就发现老母亲已经很长时间不露面了。大家便停下话题找寻。
却原来母亲仍旧在炉灶间忙碌,才吃过中饭不久。母亲已经又揉好了一块面,洗净各色小菜,一把小葱,一把香菜,几棵青菜,一个青辣椒,都整整齐齐的摆放在菜板上,老了以后总容易忘事,母亲便将所要用的材料都提前的摆在眼前。
准备停当,手里正在拿着一个圆圆的洋芋削皮,大家都说才刚吃过不久呢,母亲说大外孙女不爱吃行面拉条,中午吃了几口排骨没怎么吃饭,大孙女爱吃她做的荞麦榛子肉面条,娃没吃点面食,胃里不舒服,得赶快给做面条。
女儿们和老母亲挤在一处,又闲聊了一会儿。母亲切了一碗肉丁,切了各种小菜,热油小葱炝香了锅,爆炒香肉丁调了味,锅里添上水放了把荞麦榛子。又开始擀面。母亲总说我们忙,平时没时间和面,在城里鲜面店买的面条硬,面里有股子机器的味,没有面粉的味道,嚼着不香。无论多麻烦,每次我们回来她总要自己和面。
锅开了,放进洋芋丁,翻滚几下,撒匀了放进切的细细匀匀的面条,再翻滚几下,调上调料,放入小油菜,出锅的时候放上一把切细碎的香菜。本来说都说还都饱着,看到母亲的一锅荞麦榛子面条,还是忍不住谁都想吃。
肉丁的香味早已渗透整锅面条,加上劲道软烂的面条,滚沸在面里沙糯的洋芋细条,绿油菜点缀色儿,小香菜提着清香味儿。含在舌尖没有一丝肉的油腻,沁在口里已是满嘴生香,细滑的榛子和着面条,和而不杂,分而又融。
玩耍半日的三个半大小子,一排排坐在桌子边,每人一碗,一把勺子,呼呼噜噜,吸吸溜溜的一小会功夫,面吃光了,汤也吸溜光了,还吵着要吃。我们不仅真的叹服老母亲简简单单的一碗面条,在家里这些小子吃饭何曾有过这样的胃口和食欲,平日里哪个不是哄着骂着凶者让吃点饭。大孙女平日里吵吵减肥减肥,吃饭吃两口都怕长肉,吃肉掐着牙尖咬一点点。这会儿老祖母舀给的一大碗面条,头都不抬一下,扒碗上可劲儿呼噜,早忘了拿捏的稳稳的那点文静优雅,那唇上的口红也顾不得了。本来说好的做一点儿的,却不想做的一大锅面条风卷残云一般,不刻就见了锅底。
这人生哪,哪怕吃过多么丰富的大餐大宴,最舒坦的还是老母亲的这一碗荞麦榛子肉面条。吃上一碗,胃里那个舒坦啊。
吃过饭少时,时候不早,各家乘上各家的车,亦不惑之年的女儿们仍旧苦苦相劝,母亲总是执拗不肯跟着去城里。
汽车驶出家门口,小孩子们纷纷从车窗向祖母告别,母亲挥手嘱咐,慢慢开车不要着急。
走上小路,回过头,母亲一个人,孤独的站立在家门口,望着车的方向。
走到拐弯,回过头,母亲一个人,往前赶了几步,仍旧望着车的方向。

作者简介:云旭桂,武威市凉州区人,自小爱好读书写作。
往期精选
李宝生诗二首:造访毛藏寺、山中偶遇病妪吟|天马竞辉4227期
寄来的风景——和孩子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作者:董惠英|天马竞辉4261期
「大山心语」若没有亲情的温暖、爱情的甜蜜、友情的抚慰,这百年尘世就真是辛艰......作者:高智山|天马竞辉4254期
天马竞辉原创文社
欢迎您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我们吧

温馨提示:投稿前请点击蓝字认真阅读投稿须知——天马竞辉原创文社投稿须知(点击此标题链接即可阅读)。投稿邮箱:285095385@qq.com 原创首发,体裁不限。作品不少于300字节,诗词可数首同发,请认真校对,定稿后再投,一经刊出无法修改,文责自负。文社对投稿作品有修改、编辑、宣传等权利,同时尊重作者署名权。为推广文社优秀作品,文社将授权更多的平台转载或同步所刊发作品,并支持报刊杂志选用。谢绝微信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