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2021年遇见你是个缘
云海居士,本名韦云海,男,壮族,广西都安人,一个喜欢思考、喜欢阅读、喜欢交流的作家,作品散见于《民族文学》《辽河》《三月三》《金田》等,著有长篇小说《潮湿的记忆》等,一直秉承以文会友,广结善缘的信条。
牛人趣事
文/云海居士

5
林老二兴致勃勃地抱着草料往牛栏去了,嘴里还哼着小曲儿,看样子就是高兴了。林老二天天算日子,再过一个月,老母牛就要下崽了,牛仔再养一年半载,又是一笔财富了。
林老二开始小心翼翼地喂草料,用他那只布满老茧的右手,轻轻地抚摸着老母牛的头,高兴地说:我的宝贝啊,再过一个月,你的小宝贝就要降生了,喜事啊——
老母牛不说话,只是望着主人点点头,喜悦之情禁不住流露出来。林老二又说:准备入冬了,天气慢慢变冷,这两天我拿点遮风的彩条布把这里围的严严实实的,再拿些甘草来给你垫着,地里的活你就不用干了,养好身子,不必太操心了。
谢谢主人!老母牛喃喃地说,随后,埋下头吃草料了。
慢慢吃,不够还有,呵呵。
林老二出了牛栏,又到果园去了。他心里知道,再过两个多月,也就是春节之前,他的柑桔就成熟了,又可以拿到街上卖了。今年的收获不下于去年,果子又多又饱满,林老二在果树周围架了很多竹枝,枝头挂满了柑桔,沉甸甸的,眼看就是一幅丰收的景象。林老二走过果树之间,满脸的喜悦,接着,他又去菜园走走,虽然是一亩蔬菜,林老二却种植了多种蔬菜,高的,矮的,翠绿得耀人眼目,平时卖菜赚些小钱,供平日的开销,林老二的希望就在年底,牛下崽,果子上市,收入比卖菜当然多得多,林老二说那是大钱,大钱啊!
林二哥,林二哥在家吗?
林老二的耳朵听到熟悉的声音,他心里一怔:张寡妇来干嘛?她很久没有上山了,这次怎么突然来了?林老二纳闷一阵,从菜地赶回家,站在门口往山下的小路望去,依稀有两个人影,人影开始变得清晰,果然来了两个人,一个是张寡妇,另一个林老二不认识,面生,应该不是本地人,一定有什么事吧。
林二哥,有客人来了。不久,张寡妇和韦娜终于到了门口,张寡妇招呼一声,然后把韦娜介绍给林老二,接着又补充一句:好事,好事啊。
哦,有什么好事?
哦,林大叔,是这样的,我是县畜牧局的,主要是来看看您怎么养牛,呵呵——
哈哈,来看我养牛啊,其实,这有什么好看的,这么多年,我就养一头老母牛,没什么好看的。林老二淡淡地说。
二哥,你先听韦技术员怎么说吧。
好吧。
林大叔,我们去看你的牛吧。
哦,好吧,跟我来。林老二养牛那么久只有古镇的兽医站老李来过,给母牛做人工授精,预防啊,老李对他可好了,有时夜里发现母牛有任何异常,林老二都打电话找老李,老李一接到电话,半个小时就能赶到古鸟山老林家,老李在林老二眼里就是一个贵人啊。不过,县畜牧局派韦技术员来村里,难道老李不知道吗?林老二问道:韦技术员,兽医站的老李,你知道吗?
知道啊,他可是老站长了,医术也很高明。
那今天你没告诉他啊?
没有,他去别的村调查摸底,我来古鸟村,我是新来的驻村工作队员。韦娜说完,正好走到牛栏前面,林老二的牛栏就一间老瓦房,三十多平米,一头老牛站在房里,嘴巴还在不停地嚼着草料。
哦,原来是这样啊,他好久没有来我这里了。
最近大家都忙吧。
不知什么时候,特猛也溜进林老二的家,在牛栏周围转了几圈,正好被林老二看见,他说,特猛,你出去,出去——
张寡妇见状,只好说,特猛,乖乖,我们回家吧。
韦娜开始跟林大叔聊起村里养牛事,开始调查摸底。

(未完待续)

云海之巅,有一个神话传说,待到云开雾散时,一切都有了着落。
扫码关注我们展望未来,重新出发用心前行,腾飞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