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文学 — 纯文学的聚集地
著名书法家张怀江老师题写刊名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作家名片】
张强,安徽定远人,70后,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员,定远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江山文学》《齐鲁文学》《中国诗》《安徽诗歌》《诗天子》等媒体平台。
幸 福 花 开【散文】张 强(安徽定远)
我爷爷的爷爷是清末的运粮官,官衙设在安庆,管辖着安庆至上海的长江水道。听说以前每年除夕晚上,家族祭祖,我二伯非常虔诚地打开一个精致的木匣,请出我爷爷的爷爷的画像。我爷爷的爷爷端坐在太爷椅上,穿着清朝的官服,威严庄重。祭拜过后二伯又小心翼翼地收起来,直到翌年年三十才再次请出来。可惜,在破四旧的时侯,画像连同家谱被一把火烧了,现在想来还令人惋惜(对于象我这样有点传统思想的人来说,没了家谱,我们都成了没根的人一般)。爷爷的爷爷1840年去世,葬安徽省安庆市。爷爷的爷爷去世后不知什么时侯什么原因全家移居到现住地安徽省滁州市定远县藕塘镇的草坝张。到草坝张定居后,购置了二百亩土地和十余间房屋,我爷爷的父亲育有五个孩子,三女二男。后来弟兄俩各分得了一百亩土地和五间房屋。我爷爷是生意人,做点土杆烟生意,然后拿到集市上去卖钱。卖了钱爷爷就跟他的生意上的朋友坐在一起喝茶玩牌九,对地里的庄稼不是很上心。后来输了不少钱,就卖地偿还,分得的一百亩土地最后也只剩下十几亩田,勉强够维持生活。我的奶奶因患乳腺癌,48岁便去世了。爷爷活到1955年也撒手人寰,享年55岁。到我父亲这一辈兄妹九人,大姑二姑先后夭折,剩下兄妹七人,爷爷奶奶去世时,我的大伯十九岁,我父亲才十个月大。大姑(按排行叫三姑)刚刚出嫁,看着一家子小和尚,大姑只得又搬回来住。冬日的傍晚,夕阳西下,土墙跟上一溜排卷缩着七八个衣衫褴褛的小光头,此情此景,大姑每每回忆,都会流着泪说,不知道哪时候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大姑当时也只有二十几岁,白天在生产队干活,晚上就做点土杆烟卖,补贴补贴家用。大姑是个要强的人,硬是用廋弱的肩膀给弟弟们撑起一片蓝天。大姑大爱仁慈,无私无畏,在物质极其匮乏的日子里,不仅要照顾大一点的五个弟弟,还要养育尚在襁褓中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当时才十个月大,表兄如全九个月大。刚喂饱了十个月大的父亲,又要去喂九个月大的表兄,大姑是又当爹来又当妈。为了春节前让六兄弟和一个外甥能穿上新鞋,她一晚上纳鞋底能做到鸡叫。太阳每天升起来就盼着早一点落山,盼着弟弟们能早一天长大,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熬着。过了几年,弟弟们都长大了几岁,生活仿佛可以喘一喘气的样子。一九四八年大伯去参军,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一九五七年转业到四川省重庆市。三伯也考上了粮站,参加了工作。为了弟弟们都能活下去,七兄妹象石榴籽一样紧紧地团结在一起,不畏生活的艰辛。兄弟们请来了家族长辈商议,决定每个哥哥带一个弟弟,大的带小的,一带一,负责弟弟直到成家立业。于是,大伯带着四伯去了重庆,三伯带走了五伯,剩下最小的我的父亲,跟我二伯一起生活在农村老家种地。大伯在长江航道局上班,上船工作一去就是十天半个月,照顾不到四伯的日常起居接送上下学,便将四伯寄宿在学校。四伯只有在周末才能搭上公交车回一趟家,说是家,其实就是大伯的单身宿舍,要是赶不上大伯休假,四伯也只能打开门,在房间里坐一会,享受一下家的温馨,获得一点心灵上的满足。从寄宿学校到家,四伯在重庆举目无亲的大城市读了小学又上了中学。中学毕业后,四伯也参了军,然后又转业回到了重庆,在公交公司上班,做到公交公司副经理的职务(经理是西安交通大学的毕业生,四伯没有大学文凭当不了正职),四伯是我们家族中心思最细的人,听说四伯在部队学过心理学,很会体贴人。记得1988年夏天,四伯到苏州开会,顺道回了一次老家。吃过饭后,四伯跟父亲拉家常,说农村条件不是很好,喂点鸡鸭要舍得吃,把身体搞好。临别时将身上仅有的钱和衣服都留给了在农村的亲人们。1992年四伯因得血癌去世,享年48岁。大伯在长江航道局工作,脾气大,喜欢喝酒,又长年在船上生活,日常起居不是很规律,1990年去世时刚刚过六十岁。三伯在粮站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评上了会计师职称,将一家老小从农村带到了城里,上了户口,分别安排了工作。五伯参加了粮食部门招干考试,也到粮食部门参加了工作。五伯常对我们小一辈说的一句话就是:“工作来之不易,要干就要干好”。告诫我们,干工作不仅要有一股拼命三郞的精神,更要有两袖清风的节操。五伯先后担任过站岗粮站站长、吴圩区粮站站长等职。二伯和我父亲在老家干得也不错。得益于党的好政策,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农村先后进行了包产到组、包产到户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日子也一天天滋润起来。二伯家和我家都盖上了新房,子女也相继成家立业。我们这一辈有十个堂兄弟,十个堂姐妹。兄弟姐妹有的当教师,有的当干部,有的做工人,有的做农民。但不管从事什么职业,兄弟姐妹们都能遵守法纪,诚实守信,爱岗敬业,勤劳为本,与人为善,做一个乐观向上,有益于社会的人。2020年除夕夜,在十兄弟的共同筹划下,草坝张张氏首届年会如期举行,兄弟姐妹们从重庆、从上海、从杭州、从厦门、从合肥赶回来,共赴家族之盛会。在定远最好的国际大酒店,近百人济济一堂,其乐融融。三伯的致辞语重心长,情真意切。回顾了家族近百年的奋斗史,从爷爷的爷爷到草坝张落叶开脉,到爷爷的艰苦创业,到父辈们手足情深,肝胆相照,到今天近百人都能安居乐业,共享安逸生活。得益于家庭人人奋发有为,砥砺前行,更得益于有党的坚强领导,我们处在历史上最好的时代。曾经世事坎坷,也曾经梦想光荣,一程山水一路歌。看着亲人们觥筹交错,热闹非凡,一堂济济,我不禁想起五月盛开的石榴花,才思涌动,一首小诗便脱口而出:百忍家声润泽恩,同心兄弟显扬名。榴花朵朵留香久,梓里春深煜煜横。2021.1.25
声 明
本期所发作品为作者原创文学作品,由作者授权本刊首发,并对文中所涉内容负责。为尊重作者,维护原创,其它媒介转载或使用,请在本刊后台留言或联系本刊主编应允,合法使用将给予人性化开通白名单。因本刊发文具有连续性,若非违法违规等特殊情况,一般不会删除任何一期发文,其它公众平台因需要要求删文,经作者同意后需向本平台支付300元断号费、编辑费、“原创首发”转让费;作者个人要求删除已经发布的作品,需向本平台支付200元断号费、编辑费、违约费。谨遵网约,谢谢合作!
本期采用图片由作者提供,特此致谢!
欢迎关注《首都文学》
《首都文学》微信公众号,立足京城,走向全国,放眼世界;面向作家诗人以及文学与艺术爱好者。主要刊发诗词歌赋、散文随笔、精短小说、民间故事、报告文学、书画摄影等作品。
本刊每周三期,不定时发布。
要求:投稿须原创,切勿一稿多投,严禁抄袭、套改他人文章,文责自负;投稿前请自行审定,杜绝错别字,正确使用标点符号,并随原稿附上个人简介和照片;文章标题三号黑体字,内文小四号宋体字;现代诗3—5首、古体诗词6—10首起投(长诗可单首),诗歌文字全部左对齐;书法、绘画、摄影作品10—20幅;散文、小说、民间故事等单篇不超过5000字,每段空两格,优秀作品不在限制中。
赞赏随心随意,赏金与作者对半分成,低于20元不发放,用于平台维护。
投稿邮箱:shouduwenxue@126.com
投稿请加主编微信:13905352890
微信公众号:sdwx1015(欢迎赐稿!)
《首都文学》微刊编委
(排名不分先后)
名誉顾问:矫 健
总 顾 问:罗旭初
作家顾问:
卢万成 焦红军 徐锁荣 张国领
张怀江 范惠德 孙德科 焦辰龙
孙世国 方华强 黄军胜 马西良
刘方计 张有文黄定有孙 俊
吴殿彬
诗人顾问:
王德兴 曹宇翔 朱相如 于大卫
蔡同伟 孙德斌 孙述考 饶 彬
蝉 鸣 姜海波 汪剑平 时培建
汪再兴 匡文留 沈学印 刘向东
海外顾问:
纳兰明媚(澳洲) 童 童(荷兰)
肖红英(日本) 赵 晴(日本)
王景贤(日本) 赵文颖(美国)
马 彦(韩国) 冯梦雪(美国)
社 长:纳兰雨辰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常务副主编: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李雪莲 焦淑斌 王淑梅
姚晓培
副 主 编:
赵德民 杨晓奕 鲁从娟 王明珠
高艳娜 史立荣 付金华 于金玲
卫小慢 北 琪 代庆香刘雪梅
编 委:
沈荣云 牟瑞霞 任慧霞 宋新民
李运鹏 宋吉英 马秀芳 陈 颖
胡桂菊 孙春玲 吴金霞 李学志
张芳学 陈典锋 徐祁永 张淑秀
王翊璘 杨慧娟 刘建虢 邵军祥
周俞林 陈全德 单体舜 杨盛龙
吴仲尧 孙拥君 刘 云 于红英
谭素芳 陈冬梅 李 群 冉晓光
沈晓燕 陈 鹤 樊 瑛 洪季平
汪幼琴 金 光 张靖云代庆香
高兴岐 何 青 刘小瑗 贾秀华
姚亚英 沙 晗 顾盛衫 孙治民
王跃进 戴守业 王永武 闫小杰
李忠继 胡容尔 徐春燕 李四姐
徐 彪 张黎明 汤美霞 黄舟山
严 丽 王建岭 党 辉 巩香荣
刘学高 王廷艳 李秀云 陈绪伟
俞玉芳 李玉芳 徐志能 吴光琛
岳 峰 朱新云 张明荣 钱宏基
毕士军赫崇明 屈定国 雷国辉
王正聪 金阿根 蒲建雄 史 新
吴乐义李春苹 朱胜田 刘玉涛
徐修强 曲绍安侯培云 杨 强
程银昌赵 颉唐小瑭 林成海
常玉好 左新国 马丙丽辛冬妹
黄西良高传博张学峰 李艳清
张克鹏 周荣耀 李森泉 张凤英
宋进潮 刘克俭 何 波 葛保松
王春晓 秦 慰 贺清明 兰善清
黄西华 王昌勇 张晓虎 赵胜来
罗 燕 王 炜 郭凤屏万厚敏
任汉梅 任卫东 张 峰 韩星海
吴子新 徐军华
本刊专职编辑:沈默 禹艳芬 马秀芳
本刊专职评论:
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樊泽宝
欧阳三月 唐小瑭
本刊特约评论员:辛 夷 北国园 扈向礼
本刊法律顾问:周迪军
本期执编:沈 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