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社火 记忆中的年
虽然过年,但我们村里最大的活动不过就是走亲访友,去熟门熟路的亲戚家吃吃饭聊聊天,十几年走下来,早没了新鲜劲。在我的记忆里,我们小时候每逢过年都要舞一次社火的!村里会推举一位既爱好社火,又有很强的组织协调能力的人,作为社火会的会首,集结村里的三四十个乡亲们组建社火队。
每逢一进腊月,打鼓的鼓手们便开始在村里的田地里排练,还没开始过年,铿锵有力的鼓点声便响彻在村里的每一个角落里。我那期待过年的心情,甚是急迫,甚是欣喜。待到正月初二,社火队正式出行,在社火队正式出行前,要举行一个类似祭祀的简单的仪式,社火队要到灌溉田地的机井取水,其寓意为祈祷新一年的风调雨顺。举行完这项仪式之后,大家便穿着彩衣,用油彩涂着脸,舞着龙,举着彩旗,敲锣打鼓,浩浩荡荡地从村里挨家挨户穿行而过。
平日里,我们村的村民们绝大多数都种地,现在每个人都改过为另一个人,或是生活中没影的人,如孙悟空、猪八戒、沙僧,或是戏里的生、净、旦、末、丑,这些人都是尾随着社火队最后的。只装扮个大概,不具体要求他是谁,社火一般要闹十四天,从大年初二到正月十五元宵节。社火中有两个角色是村里的两位德高望重的年长的人扮演的,在社火中,我们称他们为“老爷”,社火队敲锣打鼓地进入户主家里时,主人会点燃鞭炮欢迎,而“老爷”会在主人家的中堂上香祈福,祈祷主人家平平安安、五谷丰登、五畜兴旺,主人也会给“老爷”馈赠红色的绸缎,作为披红挂彩的馈礼。最后社火队中有一位唱秧歌的人,说是唱,其实是用说唱的方式,说一些吉祥如意的说辞。正月还是寒冬,整个村硬是被社火会的会首,舞成了春天,整个村被社火队弄的尘土飞扬,好不热闹。
正月十五一过,年就算彻底过完了,红红火火的社会,也戛然而止,前一天村里还锣鼓喧天,后一天村里的人们便开始往农田地里送粪土,开始新一年的农耕,大家又从社火中的角色,重新回到日子中,该干啥干啥。
这就是我记忆中的社火,记忆中的年!
作者简介:邓开红,笔名,邓末末,男,生于1989年,汉族,凉州区四坝镇人,现从事工程咨询工作,爱好文学,喜欢写作,用文字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曾在江南传媒、星塬杂志网络公众号发表过诗歌、散文数篇文章。工作之余,喜欢画画、看书、旅行。

天马竞辉原创文社
欢迎您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我们吧

温馨提示:投稿前请点击蓝字认真阅读投稿须知——天马竞辉原创文社投稿须知(点击此标题链接即可阅读)。投稿邮箱:285095385@qq.com 原创首发,体裁不限。作品不少于300字节,诗词可数首同发,请认真校对,定稿后再投,一经刊出无法修改,文责自负。文社对投稿作品有修改、编辑、宣传等权利,同时尊重作者署名权。为推广文社优秀作品,文社将授权更多的平台转载或同步所刊发作品,并支持报刊杂志选用。谢绝微信投稿!
1.
常关注,防风险
建议广大市民朋友尽量“就地过年”。倘确需外出,请密切关注目的地的疫情动态,了解当地的疫情形势和防控政策,避免去中高风险地区游玩。
2.
强防护,错峰行
春运人员流动大,鼓励错峰出行或返乡返岗,乘坐公共密闭交通工具要遵守秩序、有序排队,全程佩戴口罩,途中做好手消毒等个人防护,尽量减少在交通工具上的用餐次数,减少接触公共物品,妥善保存票据以备查询,同时做好旅途中的健康监测。特别提醒老年人、慢性病患者、孕妇等人群,不建议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