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请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散文诗天地散文世界诗歌晒场

【作者简介】苏宏江,广西都安县人,1969年生,愚钝耿直,1994年大学毕业,一直在大化工作30年间趟过五个单位,,做党务和政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业余读点书,胡乱码字,不求墨香,只为淡然心静。
那些往事文/苏宏江

在2018年夏天,我有幸成为高考期间考务工作人员之一,为莘莘学子最后的冲刺服务。近距离接触到了考场外考生家长焦躁不安的情绪;那说不明道不清的表情;翘首以盼的期待;考生准考证不幸遗失的,家长火急火燎去补办……

这一切,顷刻间直击我的心灵。脑海里情不自禁地回忆起二十多年前我的高中生活、高考那时的点点滴滴。

我当年的高考,犹如千军万马挤独木桥。

是年,全国高考录取率为22.5%。为了洗泥脚跳上岸,逃离农门,走出大山,内心一直想做一只化身为彩凤凰的山鸡。我头悬梁,锥刺股,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但是我头脑愚钝,悟性不高,学无大成。现实的残酷在逼着我,不断努力积累学识,拼死拼活挤过“高考”独木桥,只为那粮本发出明晃晃的诱惑;“旱涝保收”的国家俸禄;入住公家的房子……

功夫不负有心人,上天破例恩赐我进入神圣的都安高中。当我收到都安高中的录取通知书,内心怀有几分激动,外加压在心底狂喜的九分得意。我假装颤颤巍巍把《录取通知书》递到父母面前,果然,两老脸露欣喜,眉笑颜开,妈妈亲切对我说:“老二,不错不错,终于能出人头地了!”。那些年,考上都安高中绝非易事,在我们贫困的农村,流传一句话:那家的娃仔考入都安高中,肯定能光宗耀祖,基本上一只脚已踏入大中专学校的大门,俸食皇粮指日可待。“人逢喜事精神爽”,双亲跟别人说话也就没了个边,不过几日,这件事在村里妇孺皆知。

自踏入这个神圣的高中课堂之后,满怀好奇的心情旋即被繁重的功课压住,本来底子浅薄的我,学习上更是倍感吃力。那时适逢身体拔节疯长阶段,饥饿感成了我刻骨铭心的记忆,凡是食物,皆为上品。学校食堂的硬包子、黄馒头、无油的米粉,无一不觉是山珍海味。在食堂里干后勤工作的师母,无意似的多滔给的半瓢菜汤,都是琼浆玉液,让我两眼湿润,感激涕零。学校大门外的摊点,摆着的汤粉、包子、油条等,更是遥遥不可及的上等佳肴,只因囊中羞涩,只有吞咽口水的份。经常,时不时紧凑的功课硬生生被松松垮垮的裤腰所分神,这样的环境,学习成绩是不能上去的。

知儿莫若父母。他们对我身体变化,饭量激增的事,洞若观火。父母从拮据的日常开销中,尽量挤出一点钱,增加我的生活费,这如同在他们的指甲缝里抠出一粒肉。每个月,父亲或母亲,骑上那辆已服役了十多年的“邮电绿”永久牌自行车,在尘土飞扬凹凸不平的砂土路上,来回奔波40多公里。为我送来生活费,不时带来一些食物,如水煮自家放养母鸡的蛋,炖着他们舍不得尝食的腊肉。

因为不好意思在同学面前拿这些东西,每次和父母见面,我总把他们带到学校的偏僻处。我四下张望,确定旁边没有别人后,才接过东西,用个黑布袋,严严实实裹好。其过程就像谍战片,地下党接头和传递情报一样。学习成绩排名靠后的我,不时在内心深处,感到愧对爹娘的良苦用心和舔犊之情。虽然他们没有直接问及学习情况,但在他们满怀期待、充满希望的目光里,我还是能读懂无言背后的涵义。

在那个高中年代,男女同学之间,连彼此打声招呼都会脸红脖子粗,基本上没有“少女敢怀春,少男敢钟情”。广庭大众之下,男女生很少接触,中间似乎隔着一道无形的墙。也许我那“饿鬼投胎”“贪吃无度”的光辉形象,早就被“心如发丝”的女生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偶尔在校园僻静的林荫小道上,偶遇一女生,她总是匆匆递给我一匝饭票后,快步擦肩而过;在无人经过的楼梯口转弯处,女生弯腰拿起跌落地上的书本,假意捡到了我的饭票,完璧归赵;课外活动打乒乓球,球象长了眼睛,不偏不倚滚到坐在树下看书女生的脚下,她用脚尖把球和饭票踢给我;晚自修课间休息,通往厕所的阴暗小道的灌木丛边,她几乎和我撞了个满怀,随后我手里就多了一小卷粗纸……多位女生馈赠的饭票,我至死都惦念她们的好。由此,温饱得到改善,似乎学习也安心多了。

1989年的高考前夕,我的内心一直矛盾重重,可是我的出路毕竟就在前方呀!不管结果如何,只能暗下决心安心复习,准备战斗。然而却因“馋”而生的一个小插曲,差点断送我的高考,至今还心有余悸。

高考前夜,下晚自修后,我溜出校门,内心自我安慰说放松心情。闲逛到都安邮政局门前,立刻被摆在人行道上的夜宵摊拽住,那里的炖鸡香气扑鼻而来。我顿时喉结直咕嘟,垂涎欲滴。我不管三七二十一,连撕带咬,一下子报销三盅炖鸡(一元两角一盅,当时是高消费了)。抹嘴返校,上床休息。可是,突然感觉到胸腔充塞腾腾热气,翻来覆去,根本无法入睡。半夜,索性爬上教学楼的楼顶,在那沐浴夏风和夜露,一夜朦朦胧胧,次日疲惫不堪,精神萎靡。高考在即,我竟如此放纵自己,一点自律都没有,结果是三天高考里,全身浑浑噩噩,行尸走肉,稀里糊涂,一脑浆糊。

现在我想起来很后怕:人生有多少个四年可以挥霍?怎么对得起父母殷殷期盼?怎么对得起女生无私的支持和帮助?怎么对得起老师的循循教诲?

高考四、五天后,估算考分。我对着发得的高考标准答案资料,一下就懵圈了,大脑一片空白,记忆中的作答答案,基本和标准答案都对不上调。万分无奈之下,只好罢了,不估分了,听天由命,顺其自然。填报志愿时,我没有估算分数作参考,只好剑走边锋。利用绝大多数人看不起农科院校,不想读农林类学校的思想,加上拼命想摆脱烙印很深的饥饿和辛苦无比的“三农”。志愿书上,我清一色填报农科学校,以便感动上苍,天不负苦心人,最后居然如愿。

可惜的是,在 1994年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国家政策变革,粮食局仅办理粮食暂保留证。神圣的粮本,失去了光泽,没有了市场。粮本梦的破灭,我的内心一时充满失落和不适。

如今,我人已年过半百,多少往事可以忘记,但高中求学过程的点点滴滴一直铭记于心底。搀扶着我走向光明大道的师者,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性虽顽劣,但还是知道如何感谢师恩。时光荏苒,班主任林老师苦口婆心的训诫言犹在耳。我深信,老师的教诲是一盏指路的明灯,老师都希望每一位学生能有出息,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林老师桃李满天下,或许他早就忘记了我当年的这株歪苗。我更高兴和感动的是,高中毕业二十多年后,林老师一见到我,毫不含糊喊出我的名字。他那平易近人的师者本色,一直保留着,让我肃然起敬。

高考的历程,我多了一份人生积累,多了一份人生思考。五十而知命,如今已步入人生的暮年,拼搏的锐气已被轮回的季节磨光,少了 “激情燃烧的岁月”,多了“平平淡淡才是真”。

————余生只求安稳,相妻教子,按时上班,准时吃饭,依时休息。间或读点书,偶尔品些小酒……

编辑:十日西风

HONGSHUIHEWENYI

平台顾问:蔡 旭 潘志远 蓝宝生

后台运行管理:十日西风

图片:网络

推荐号欢迎关注
投 稿 须 知

?这是一个文学作品发布分享平台,欢迎赐稿;因平台目前为公益运行,文稿采用暂无稿酬。

?本平台主推优秀诗歌、散文诗、散文等作品。自荐作品,请附百字以内作者简介和高清晰横幅彩色照片1-2张;推荐作品,请注明具体出处、作者姓名、责任编辑,如附推荐语更佳。

?从2019年1月起,作品为原创的,本公众号恢复打赏功能,前七天赞赏的60%作为稿酬发给作者,40%作为平台运营经费。10元以上发放。

?投稿专用邮箱:768820793@qq.com

一个有态度的作品展示平台

一直在等你

长按扫码可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