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蓝字关注我们哦~!

藏在德里小学里的往事

文/覃力维

这天,我回到老家时已近黄昏。深秋十月的夕阳把金色的余辉泼洒在德里小学的牌匾上,几个大字瞬间金光熠熠。透过缕缕柔光,隐隐约约仿佛又回到了母校那些难忘的岁月。

转眼间,我离开德里小学已有三十多年了。不知童年的梦想是否还悬挂在那所教室里的墙壁上?那缕朝阳是否依然照耀在教室旁边那片翠绿的花草树木上?还有,那些曾经的欢声笑语是否还弥漫在校园中的林荫小道。

走进大门,晚风习习。一股怀念的思绪连同挪动的脚步,缓缓延伸……

德里小学坐落在德里村委办公楼侧对面,学校大门坐北朝南,对着通往金城江城区和白土街的那条乡道。数十年来,它一直凝望那条“走出大山”的路。它是德里村唯一的一所村完小,占地约数十亩,据说它始建于解放前,当时是私塾,后来转为公办。当然,校园面积也随之不断扩大,直至现在的规模。

一九八二年,那时我刚上小学一年级。记得进入校园的那天,我欢呼雀跃,因为这是我人生第一次上学,心中带着美好的理想与梦想。这里是我人生的起跑线,它启蒙、鞭策着我,让我插上知识的翅膀,缓缓飞向未来。

至今最令我记忆犹新的,就是一年级教室后面的那片芳草地。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无论风雨阴晴,每次下课我都透过木窗俯望着它。在晴朗的日子,早晨的阳光把这里映照出一片盎然生机,晶莹剔透的露珠在阳光下幽闪。清风扑面,此刻的心情特别惬意。

记忆中的德里小学,校园里显得很空旷。其中印象最深的是那棵高大的柚子树。那时我们每天下课后,都会争先恐后欢呼雀跃地跑到柚子树下,捡拾掉在地上的花儿。那些花儿泛着浓浓的香味,陶醉着我们的童年……

在柚子树的两边,各有一排土墙瓦房的陈旧教室,其中一排教室的旁边还有几间教师宿舍和一间学校办公室。柚子树前面是一个大教室,两边各有一间教师宿舍。大教室的背后是种有几十棵板栗树林,而这一片板栗树,一直是我们心目中的“绿色公园”。春夏时节,它郁郁葱葱,开花时节,浓郁的芬芳熏得醉人。到了秋冬,它的树上结满果实,那满棘的外壳只要一开裂,黑色而油亮的栗子便赫然裸露,诱人眼目,惹人喜爱。

每到板栗成熟的季节,这里便是同学们频频光顾的“乐园”。尽管在板栗树下有乒乓球桌娱乐,但同学们“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在中午放早学或晚学后,偷偷拿着一根木棍,爬上树枝,敲打板栗。随着“嘣嘣”的声响,脱壳的板栗纷纷掉落。着地时,新鲜油亮的板栗颗儿滚上几滚,散落一地。此时,你会发现,早已藏在板栗树蔸一侧的同学,突然使劲地跑过去,捡拾起来并放进衣服口袋。不过,他们这种行为很“冒险”:不仅仅是招来棒打板栗的同学的冷眼,还会容易被察觉,甚至被“逮”个正着。

一天中午,几名同学商量着去打板栗。可正当他们在酣畅淋漓地实施动作时,早已警觉而不露声色的莫校长从宿舍悄然奔出,他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在几个同学面前。扫过一眼后,发现两名同学口袋异常,立即叫其掏出来。莫校长最终把他们狠狠地批评教育一番。

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静悄悄地过了一段时间后,事件又无可避免地“重演”了。

其实,板栗在孩子们心中,根本不是什么“板栗”,而是童年的一个个“摇篮”,他们想把这一个个“摇篮”藏进心窝,然后放飞梦想的翅膀……

那时候,德里小学有七名教师(后来又增加到八、九名)。记忆中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父亲就在德里小学任教。那时他很年轻,时常夹着几本书和教案走进教室,然后孜孜不倦地授课。由于父亲和蔼可亲,同学们很喜欢他的课。直到如今,我还听见一名已踏入不惑的校友夸赞父亲说:“覃老师诲人不倦,现在教我,我仍愿听”。

另外几名老师的家也都住在德里村。当时靠自行车代步,有的老师每天早晨从很远的村屯骑车赶来学校;有的没有自行车,干脆爬山涉水徒步赶来,一天来回几次,非常艰苦。但他们却一如既往,毫无退缩。我的启蒙老师是韦老师,他为人沉稳,教学非常严谨。那时他教我们语文,在课堂上总是讲一些民间故事给我们听。他还模仿故事中人物或动物的语音语气,娓娓道来,惟妙惟肖,令人恭耳竖听,如痴如醉。有一次,韦老师跟我们谈到人生,他意味深长地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以后我们都会老去,所以你们要努力学习,不要虚度光阴。”

如今,曾经为教育事业拼尽全力的韦老师,退休后进城居住,两鬓斑白的他为人低调,深居简出,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

一九八六年秋,莫校长因为年龄关系而退休,在德里小学任教导主任的父亲受上级委派,接任校长一职。父亲走马上任后,立即着手对学校的硬件设施进行综合评估,排查危患,并积极向上级教育部门申请改造。

几年后,上级拨款重新改造教室和教师宿舍。为了顺利完成德里小学百年大计的改造工程,父亲废寝忘食,日夜操劳。

德里小学的校舍建设和规划设计在父亲和全校师生的共同努力下,终于如期竣工并经过验收投入使用,以前的土墙瓦房教室成为尘封的历史。那年种下的几棵乔木如今已成为参天大树,校内的操场和体育设施也更加完善了。原来的那棵大柚子树,以及那片栗子树,虽然因为改造而消失,但却依然珍藏在人们的记忆中。

二零一三年,父亲在校长的岗位上退休时,正值校园建设最好、最美、最漂亮的时候。如今父亲两鬓斑白,深深的皱纹烙在他写满沧桑的脸上。但每每谈到昔日德里小学的校园建设,他总是笑容满面,春风得意地说:“治校,我有我的办法。”

作者简介

覃力维,壮族,广西河池市金城江区白土乡人。酷爱文学,勤写作,曾在《广西老年报》、《广西工人报》、《河池日报》、河池文艺圈、红水河文艺在线等报刊或网络平台发表过诗歌、散文等。

平台团队:

老四 西北

朱泽瑞 张天德

审国颂韦嘉奇

编辑:老四

图片:作者/网络

『红水河文艺在线』发布全国各地作者原创诗歌、散文、散文诗等作品,来稿请附个人简介及照片。投稿邮:768820793@qq.com

欢迎关注

红水河文艺在线

乡土情|原创速递|散文诗人| 实力